锋后雨雪

好好看这个!

Jessie一颗豆子:

#Color Blaze# 这个系列已经停更很久,其实30个已经完成,半夜三更突然想起来,就发个全集吧。其实也不算什么系列,只是个配色练习。希望你的梦也如此斑斓,安。

志存永2

我又来了hhh#
部分私设介意慎点#
继续画江湖同人文#
^_^
        义父将我留在通文馆后,就鲜少露面。不过我对此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,毕竟我对他更多的,是救命的感激。
  在通文馆待的久了,我也慢慢了解到了一些事情。比如义父名叫李克用,本是沙陀族人,却因为战功显赫而赐李姓并封为晋王,而我,是他收的第十二个义子。
  同时,我也知晓了:通文馆,藏龙卧虎,却也不收废人。之前自己深以为荣的听力,在这里,什么都不是。如果不勤加修炼,我的结局,怕是还不如为乞丐。
  因我眼瞎,许多武功都无法修习,而我底子又不好,无法修习高深的功法,只能每天到练武场修习一些最基础的部分
  从住所到练武场的距离并不短,而且为了安全而中途曲折,但我除了第一天被带过来的时候走过一遍,再没有一点印象。
  所以第二日,我便迷了路。在一段跌跌撞撞的道路之后,我似是到了一个路口,犹豫了一下,向有着风声的地方跑去。突然,我好像撞上了什么,一个踉跄 摔倒在地。
  “你……为什么要撞我?”耳旁响起了一个粗犷却也有些孩子气的声音。
  “十弟,切莫动手。”另一个声音响起,虽然略显年轻,但似乎又带着丝丝的算计。这声音响起后又停了一段时间,我有些疑惑的抬起头,耳旁却是有一声嗤笑,声音里多少带了些轻蔑,“我当是哪位,原来不过是个瞎子。十弟,想来他撞你也是情非得已。不必在此浪费时间,咱们走吧。”
  我呆愣在地上,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似是远了,才缓过神他们应该也是去练武场。默默地爬起来,低下头叹了口气,凭着记忆里两人留下的脚步声,我慢慢的向前方走去。
  最后,我带着一身伤痕,终是到达了目的地。有些无措的站在入口处,四周的寂静让我不禁有些畏惧。正在踌躇间,却是被一股大力推到在地,耳旁响起一个有些轻浮的怪笑声:“哎呦,这不是晋王殿下新收的义子吗?怎么这么弱啊?”我试图站起,却发现四肢像是被什么紧箍着,使不出力气。我像布偶般被人拎在手中,那阴阳怪调的声音又响起。“哎……还是个瞎子?那这就好办了。”
  迎面一阵拳风袭来,我心下一紧:难道……我要命丧于此吗……
  
  
  
  
  

刚刚没发现那张图倒了_(:зゝ∠)_

临摹虹大《萧舞万华》的封面,画到最后除了动作和衣服我竟也看不出来我在临摹_(:зゝ∠)_果然渣……

考砸语文之后……

#语文黑化#
#ps其实只是语文没有考好QAQ#
  #与语文的爱恨情仇#
     曾记当年,你着一身白衣,深褐色的发丝在风中轻轻扬起,嘴角挂着一丝浅笑,缓缓走到我的面前,轻轻拥住泪眼婆娑的我, 轻柔而有力的轻抚我的后背。
  “没关系,你还有我。”
  略带沙哑的磁性声音在耳边响起,你像一束温暖的光,安抚我千疮百孔的心灵。紧靠着你坚实的肩膀,耳旁是你有力的心跳,脸上最后一丝涩意也被蒸干。
  “嗯。”
  后来,你每天目送我追逐在数学的路上,在我被毒舌腹黑的数学伤的遍体鳞伤之后,你总是默默的走到我身边,轻抚着我的背。崩塌的世界,似乎不再满是阴霾。
  可是,你却突然变了。
  再见你,你却突然换上了黑色的劲装,眼角的温柔早已消逝,余下几丝凌厉。你漠然地从我什么匆匆而过,将我撞倒在地。一步步,坚定的离我而去。
  我看着你将他人拥入怀中,心中的辛涩无以宣泄。缓缓蹲下身,将头埋进膝盖,终于意识到我对你的依赖。可是,斯人已离,过往早已如泡沫般幻灭。
  泪水,在脸上肆虐,可是,再没有一个白衣男子缓缓走来,拥住我,安慰我。
  “没关系,你还有我。”
  

志勇存1

十二叔同人文#
自设#
可能有点ooc,介意慎入#

  我叫李存勇,是个曾经无名无姓的瞎子。
      我是个孤儿,打记事起,便和一个老乞丐一起在长安街上要饭。我虽眼睛不好,但是听力却也不错。老乞丐走路不便,我便日日搀着他,靠听力和老乞丐的提醒躲避来来往往的马车。长安街熙熙攘攘,路人各异。乞讨而来的东西时多时少,但我却每日都不会饿肚子。        曾经的我不懂,后来想起来,大概是因为那老乞丐每日都先紧着我的缘故。
      也许也是因为这样,他的身体才会越来越糟糕,到后来,病入膏肓,气息奄奄。没过多久,老乞丐就去了,留下我孑然一身,一无所依。
       我又在长安街上游荡了很久,经历了很多饿肚子甚至遍体鳞伤的日子。我开始逐渐意识到,这个我看不到的世界里,隐藏着我永远无法想象的黑暗和痛苦。
      长安街越来越乱,为了躲避随时可能撞上的马车,我减少了自己的活动范围。但是,有时候却也还是无法阻挡横冲直撞的马蹄。
  一日,我如平常一样在踌躇在街头,摩挲着手中的铜板,馒头的香气绕过人群向我袭来,我咽咽口水,终是下定了决心,向馒头铺子走去。
  就在这时,身旁却突然传来马蹄急促的踏声。我心下大惊,连忙向街角跑去,却还是被撞到一边。我挣扎着想爬起来,却终是昏了过去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缓缓醒来,却是躺在一张软床上。挣扎着坐起来,发现身上的伤痛尽消,我便摸索着站起来。“我这是……死了?”我喃喃道,却听见一阵脚步声响起,似是向我的方向走来,我内心打鼓,向后退了几步,却还是装作不惧的样子向那个方向大喊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哪里的鬼差?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,你为何要来抓我?”
  等了一会,却没有人答应,我内心愈发的不安。这时,却听见有人轻笑一声,“好耳力,小子。本王便收你做义子,你从此便在我通文馆熟习弓术吧。”
  听声音这是个男子,他嗓音略显沙哑,却也带着不可拒绝的威严。
  我想了想,感觉这人颇有来头的样子,还自称本王,大概是什么皇亲贵族,跟着他应该不会再饿肚子。
  于是,我便进入了通文馆。为了方便,义父给了我个名字,叫李存勇。从此,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